大发5分快3

首页 > 大发5分快3 / 正文

故事:爹爹许诺要奖励她,她立志说,要当个悬壶济世的医女

网络整理 2019-03-12 大发5分快3

眼看着杨家翻过了老太太分家、杨柏新病重的这一个难关,又多了一笔意外之财,如火如荼的建起了新房子,反而更是欣欣向荣蒸蒸日上,先前的谣言不攻自破,又惹得许多人眼红,天天有人往山上去找灵芝人参,差点没把整座山翻过来,却什么也没找着,铩羽而归。

  杨如雪心中暗笑,从不说破。

  杨柏新在床上躺了许多日子后,总算能下床走动了,他慈爱的摸摸杨如雪的头,问她:“杨家能有今日,丫头你功劳最大,你想要什么?爹娘都答应你,首饰衣裳,断不会短了你的。”

  杨如雪却笑笑,拉过正在醉生梦死的张进酒,掷地有声道:“我要开一家医药铺子,让师傅坐镇,立志当个悬壶济世的医女,拯救像爹爹这样的病人。”

  一番话说出来,杨柏新夫妇愣住了,半醉不醉的张进酒却拊掌笑道:“好志向!我一个大男人,竟不如你一个小丫头!噫,有此鸿鹄之志,师傅甘拜下风!”

  杨柏新不愿拂了杨如雪的意,但思前想后,还是道:“丫头,你这志向是极好的,可这不论村里镇上,哪怕是城中,哪有做医女的?郎中都是男人啊,你这样,怕是要引起许多人非议。”

  杨如雪笑道:“他人说便由他说,我自清风拂松岗,他人讲便任他讲,我自明月照大江。当医女这是积阴德的好事,若是遭人一两句非议便龟缩退步,我又如何立得起我的事业?

  都说女子不如男,我今来证明,巾帼更比须眉强!我要行医济世,医者本仁心,药铺名就为,仁济堂!”

  杨柏新夫妇对视一眼,面面相觑,都觉得自从杨如雪好了后,性情坚韧不移,倒比杨柏新更倔强,无奈叹息一声,心想着这些银子左右都是她挣出来的,她要开药铺当医女,就由她去罢!

  张进酒酒劲上了头,忘了先前杨如雪叮嘱过他,不可把杨柏新是吃了她的药方才医好了身体的事说出来,直嚷嚷道:“杨贤弟与弟妹,你们这可就错了,雪丫头竟是个天生学医的料子。

  你们道是如何?都以为是我医好了杨贤弟,实则不然,这药方呀,乃是雪丫头在楚少爷那儿自学了医书拟出的方子!错不了的是个女神童!”

  杨柏新夫妇大为震惊,看向杨如雪,杨如雪知道她师傅喝了几杯马尿嘴巴就藏不住话,只得点头默认了。

  杨柏新夫妇这才相信了杨如雪的这番话,不但同意了她提出的这件事,还帮着出了许多主意。杨冬尽从此又多了一门活计,除了要采办建新房的材料外,还要去替他妹妹看医药铺的门面。

  他半点不嫌麻烦,还很是自豪,自己的几个弟妹,除却年纪最小最懵懂的小妹外,弟弟念书极厉害,妹妹还是个小女医,这让他很是与有荣焉。

  李翠莲听说后,恨得在家砸了几套茶碗,怒骂杨龙泽和杨凤飞,骂杨凤飞不会做人,搭不上楚辞那样的少爷,否则的话,认识楚辞的若是杨凤飞,那到时候拜了张进酒当师傅的也是杨凤飞了,更别提之后的人参灵芝。

  她想起来就恨得肉疼,仿佛那一千两银子是从自己钱袋子里飞走的。

  杨凤飞也不服气:“我哪里能有杨如雪那个小娼妇的狐媚手段?她定是叫湖里的什么精怪给附身了,所以才迷得楚少爷神魂颠倒,巴巴的为她跑前跑后,你怎能怪我?”

  杨龙泽见家里吵闹,偷偷从李翠莲梳妆盒里摸了一个银锞子就想跑出去,被李翠莲抓了个正着,拧着耳朵大骂一通。

  杨龙泽早就上学了,可天天好的不学坏的学,跟着那些流子走鸡斗狗,把些个书本费花了个精光,回来撒谎又骗钱。幸而年纪小,还没学会狎妓赌博。

  夫子看了他就厌烦,直言他是梁山军师——无用,碍着李翠莲送了许多润笔费,捏着鼻子继续教他。

  等他堂兄杨春归来了后,做对子背课文都极流畅,天天让夫子赞扬个不住,杨龙泽不服气,回来跟李翠莲告状,又让李翠莲一阵打骂。

  “你输给哪个不好,偏输给那一家子丧门星!见天的从老娘这里掏钱,功课是半点没学到!明年的童生定给老娘考上去,否则,仔细你的皮!”

  李翠莲发了一大通脾气,累得坐着直喘,喝了口茶,又要再骂,杨龙泽怕她上手,忙眼珠子一转,就给她出馊主意,道:“娘,你在这干骂气坏了自己,大伯家照旧好好的,何苦来哉。

  你不若等他们医药铺子开起来后,再想法子出钱找一个人,装病去他家看,然后再谎称没有治好病,反而治坏了,讹诈他们一通,将他们的名声搞臭,莫说什么医女,就是天女,也叫杨如雪回天无力。”

  李翠莲当真听了进去,思量一番后,笑道:“我的好儿子!这脑袋瓜这般的聪明,才想得出如此绝妙主意!”

  遂杨如雪的医药铺子紧锣密鼓的在张罗着,李翠莲也同时在准备到时候怎么寻他们的岔子。

  天气渐凉,转眼三月过去,时节也进入了深秋,秋风萧瑟,无限凄凉,而杨柏新一家却没有半点悲秋之意,喜气洋洋的,因着他家的新房子终于竣工了。

  杨冬尽采买,杨柏新亲自监工,花了约莫一百两的银子出去,建成了一个三进的大宅子,给以后杨家兄弟娶媳妇做准备,还有一进则是给两个姑娘和姑爷将来回门留下的客房。

  新房建成当日,杨柏新一脸喜气洋洋,再杨如雪的细心调养下,再看不出半点病容,他亲自点燃了炮仗,与许多前来道贺的人一一还礼,周莲香也是笑得见牙不见眼的,杨童心懵懵懂懂,只知道家里有大房子住了,开心的活蹦乱跳。

  楚辞和杨家一家的来往更亲密了,新房落成之日,他自然也要过来观礼,只是他不喜热闹,静静的和杨如雪站在一处,两人含笑看着眼前的热闹情景,都觉得十分开心。

  过了几日,镇上药铺的门面也装修好了,除去成本,一千两的银子还剩了四五百两,杨柏新夫妇自己只留了一百两做急用,其余的留给药铺周转。

  杨如雪又通过了张进酒的门路,进了一些普通的药材,而同时她自己空间里的灵药,则和普通药材分开放置,以免混在了一处。

  张进酒日日酒不离口,趁着他不注意,到时候再慢慢把灵药全部取代了普通药材。

  药铺准备妥帖后,张进酒特意请来了赵家大院的管家代表赵老爷来剪彩,又请了舞狮子的,锣鼓喧天,热闹非凡,镇上的人只知道这里开了一家新药铺,但不知是哪家开的,都涌过来看热闹。

  只见一个白发中年人,领着一个俏生生仿佛从画上走下来的小姑娘,满脸喜色的宣布:“仁济堂,今天正式开业啦!”

  随着他话音落下,药铺门框上系着的大红花绸缎被帮工落下,一块气势磅礴的牌匾出现在众人面前,上书入木三分的三个大字:“仁济堂。”

  自此,望月湖就多了一家由一个名医,带着一个医女开的药铺,一开始他们以为这不过又是一家普通药店,没想到,多年以后才知道,那小小医女,却是真正救死扶伤的杏林圣手。

  自从望月镇上的药铺开张以来,四面八方的人们都络绎不绝的来到“仁济堂”里看病就医,药铺的生意蒸蒸日上,给杨柏新一家带来了不少的财富。

  这番光景可气坏了李翠莲,她在自家屋里来回踱步,一点儿也不安生,脑袋里又想起了儿子说过的话,歪门心思不招而来。她叫来自己的女儿,把杨龙泽的话说给了杨凤飞听,杨凤飞当下阴险的笑道:“娘,就按弟弟说的办,我们花钱买通一人去看病,让他使劲的在药铺里搅和,就不相信整不垮他们。”于是,李翠莲拿了一些银两交给了杨凤飞,杨凤飞悄悄的从家中的后门离去。

  “仁济堂”里的人忙的不亦乐乎,却不知一场阴险的计谋就要到来。

  “大哥,这些时日辛苦你了。”杨如雪看着来来回回进出药铺的杨冬尽,对他说道。

  “三妹,大哥不辛苦,看着药铺的生意越来越好,大哥心里头高兴,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辛苦。倒是你,你的年纪不算大,要多多休息,好生调养着,万不能累坏了身子。”杨冬尽担忧道。

  “大哥放心,三妹会记在心上的。”杨如雪感到心中有一丝丝的暖意。

  这时,门口走进来一位粗犷的大汉,“雪儿,又来病人了,快去招呼着吧。”杨冬尽说道。杨如雪点了点头,便向病人走了过去。

  “这位大哥,你有什么地方不适么?”杨如雪问道。

  那位粗犷的大汉不屑的看了一眼杨如雪,他觉得一个十来岁的女娃子能懂什么,便轻蔑的对她说道:“把你们这儿的最好医者叫出来,给我看病,老子有的是钱。”

  杨如雪一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,用钱财去衡量一个人的医术,在她眼中,并不是用最贵的药方去拯救病人,而是用最有效的方法救死扶伤。

本文来自小说《农家医女福满园

本文作者:书旗小说(今日头条)

Tags:楚辞   杨凤   药品   月照   灵芝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