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5分快3

首页 > 大发5分快3 / 正文

「通鉴中国1000年」之八十七:最后的远征

网络整理 2019-06-30 大发5分快3
「通鉴中国1000年」之八十七:最后的远征

渭水河畔铁流滚滚。李广利负手站在渭桥上看着他的大军旌旗飘扬,号角嘹亮,心头不由得一阵恍惚,仿佛又回到了十四年前。那是他第一次领军出征,还是在这里,他骑在战马上顾盼左右,意气风发,有一种近乎于歇斯底里的激动和兴奋。

当时,大司马大将军卫青已经故去两年多了。被他赶到漠北的匈奴早已无力南侵,反倒是大汉帝国开始向西域诸国刺出了名为“开疆”的长剑。

李广利被钦定为新一代的执剑人。

他与上一代执剑人卫青有着极为相似的经历:卫青出生贱奴,他是娼门世家;卫青的姐姐卫子夫是公主府的歌女,他姐姐李夫人也以歌舞为生;李夫人和卫子夫都是由平阳公主推举给皇帝陛下;他和卫青也都因姐姐受宠而平步青云;卫青首度出兵受封为车骑将军领受一军,他则是以贰师为号独掌兵权……

但卫青直捣龙城,他却损兵折将。

当他灰头土脸地败退到敦煌时,数万大军已经十去其九。

如果这一次失败,他还能归咎于孤军出征、道路不熟、粮草不济甚至运势不到等原因。那么接下来,在皇帝的支持下,他以倾国之军再次出征,围攻大宛王都四十余天,最终还是采取了刘彻给他既定的断水之策,以伤敌八百、自损一千的代价迫使大宛主动归降,这彻底暴露了他在军事上的无能。

他不得不承认,人与人之间的确存在着无法逾越的差距。他和卫青在成长经历上的确有着相似之处,但他们的相似点也仅此而已。他没有卫青那种洞若观火的眼光,审时度势的智慧,一往无前的勇气,坚毅果敢的胆气,包括福至心灵的运气……一句话,他完全没有一个将领整军备武所需要的能力。他在两次西征的军事行动中,所表现出来的只有自大、呆板和愚蠢。

九年前,他第三次率军由此北上,结果被匈奴围困,数万大军又是十去六七。

同样的场景再次上演。在皇帝的支持下,他又以倾国之军复攻匈奴,激战十余日,最终损伤惨重,无功而返。

在他的统领下,先后有十余万人饮恨沙场,除了迫使大宛献上了几匹汗血宝马,别无所得。

时至今日,渭水依旧,“李”字的大旗也依旧,唯有那十余万人已化为黄土。站在渭桥上的他的思绪有些飘散,一战之后,眼前的这支大军还能有几个人活着回来?

“人生短暂啊!”前来送行的丞相刘屈牦似笑非笑地感叹,“想到百年之后,这支浩荡大军中没有一个人还能活在世间,便感到一阵突然的悲哀。”

他在影射我,李广利意识到。他的弟弟李延年和李季十年前被灭族,而他仅有一女,已经嫁于刘屈牦之子。几十年后,当他青山埋骨,李氏家族也将彻底消失。“丞相之位更加短暂。”他反击到,“想到当朝丞相无一人善终,我也感到一阵突然的悲哀。”

但他看到刘屈牦眼中闪过一丝嘲讽。他突然意识到,这句话有影射皇帝的嫌疑。他一定在心中骂我愚蠢,李广利有些心虚地转过头来。

但刘屈牦似乎并不为意,而是转到他身前向他拱手道:“战事紧张,本相就不远送,将军上马,祝将军早奏凯歌。另外,将军外甥也托本相代祝将军旗开得胜。”

昌邑王刘髆!李广利脑中一道闪电划过,他立刻还礼道:“国家不可一日无储君,太子即废,刘髆为长。请丞相早日奏请陛下,立昌邑王为太子。”

刘屈牦含笑称诺

征和三年,公元前90年,伴随着正月里料峭的寒风,匈奴再次侵入五原、酒泉二郡。二郡都尉率兵出战,先后阵亡。刘彻大怒,令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军七万自五原郡出塞;令御史大夫商丘成率军两万自西河出塞;令重合侯马通率骑兵四万自酒泉出塞。三路大军合击匈奴。

匈奴狐鹿姑单于得知大汉帝国再次大举出兵的消息后,立刻做出布署,先将全部家产都迁往致居河(蒙古国色愣格河右支流)一带,然后由左贤王率其属民渡余吾河(今土拉河)六七百里,到兜衔山(蒙古国乌兰巴图南部)安置。然后单于自领大军渡过姑且河(今图音河)迎击汉军。

这种先将辎重和老弱族人后移,然后让出战场进行对决的战术有个专用名词,叫坚壁清野。巧的是,李广利和卫青都遇到过这个战术。

三十多年前,卫青北伐匈奴,当时的伊稚斜单于因为吃够了动不动就被霍去病抄屁股的苦头,所以听取赵信建议,先将辎重北移到赵信城,然后在漠北静侯卫青。结果卫青三下五除二将其主力击败,接着长驱直入,杀入赵信城劫掠一番之后,纵火而走。

数年前,李广利二征匈奴,当时的且鞮侯单于采取了同样的战术,结果双方苦战十余日,不分胜负,李广利无功而返。

但这次,刘彻亲自对三路北征大军进行了布署。他先是命商丘城抄捷径先到,然后诱使匈奴兵一路追击,双方转战九日,在蒲奴河(翁金河与乌兰湖一带)一场大战,匈奴败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李陵身为匈奴一方的大将参与了本次战役。

而马通一路在天山与匈奴另一路大军相遇,双方试探数日,匈奴主动退走,马通一无所获。

同时,刘彻怕车师国出兵阻拦马通大军,干脆派开陵侯率楼兰、危须等西域六国之军将车师国包围,将其国王臣军全部俘获。

直到这个时候,李广利才率主力大军出塞,在夫羊句山(今蒙古达兰扎达加德西)与匈奴卫律及右在都尉率领的五千骑兵遭遇。一场大战,匈奴败逃,李广利率军攻入范夫人城(今蒙古国达兰扎兰加德城西北)。

但胜利的喜悦却带来黑色的消息:內謁者令郭穰告发丞相刘屈牦的夫人立木人诅咒皇上,且丞相刘屈牦与李广利密谋立昌邑王刘髆为帝。皇帝大怒,将刘屈牦腰斩于市,其夫人与儿子斩首示众;李广利的妻儿也被逮捕。

得到消息的李广利懵了,他的幕僚劝他:“回去就是死,不如归降匈奴还有条活路。”李广利犹豫再三,决定继续率军深入匈奴腹地,进军致居河畔,希望能建功立业,将功赎罪。

大军来到致居河畔,可匈奴已经退却。李广利便派护军率骑兵两万渡河,与匈奴左贤王遭遇,一场大战,汉军大胜,匈奴左大将阵亡,死伤惨众。

但胜利的喜悦却带来黑色的消息:有人秘报,他的长史认为他此举属于孤军冒进,担心失败,便和决眭都尉煇渠侯,打算将他扣押。

他将长史斩首,但也意识到军心已经不稳,只得向燕然山(蒙古共和国杭爱山)退军。

可惜李广利忘了,他已是戴罪之身,按照法度他应该交还兵权,回师领罪。可他却依然挥师挺进,这已经导致军心不稳了。然后他又是先是从范夫人城深入到致居河畔,再从致居河畔退还到燕然山,一来一去转战近千里,更使汉军疲惫不堪。

匈奴的狐鹿姑单于敏锐地抓住了这一机会,亲率五万骑兵袭击汉军,汉军大败,伤亡甚众。

汉军虽败,但战力未失。此时的李广利无论是依山坚守,还是挥军突围,都尚有机会。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,竟然让匈奴连夜在阵前掘出了一条数尺深的濠沟。

清晨时分,匈奴自阵后向汉军发起袭击,汉军前有濠沟阻档,后有匈奴袭杀,进退不得,军心大乱,完全失去了抵抗力。

李广利再次断送了数万汉军之后,投降匈奴。在匈奴身居高位,还迎娶了狐鹿姑单于的女儿,尊宠尤胜匈奴单于的红人卫律。

李广利投降后,他已被逮捕入狱的妻儿悉数被斩,族灭。

一年后,狐鹿姑单于的母亲病重,卫律买通给其看病的巫师,让巫师谎称是去世的单于在发怒。因为先单于过去出兵伐汉时,曾发誓一定要抓住贰师将军李广利用来祭神,现今李广利已在匈奴,为何不杀了祭神?

狐鹿姑单于信以为真,便将李广利斩杀。

据说李广利临死之时怒骂道“我死必灭匈奴!”李广利死后,匈奴接连数月雨雪不断,家畜死亡,百姓疫病不断,种植的黍穄也无法丰收,单于害怕,便为李广利立了祠堂以告慰亡灵。

贰师将军李广利,捐五万之师,靡亿万之费,经四年之劳,而仅获骏马三十匹,虽斩宛王母寡之首,犹不足以复费,其私罪恶甚多——刘向

李广利并没有意识到,他的兵败投降还意味着一件事:围绕着太子之位的各方势力被巫蛊案一扫而光,无一幸免。

扫清了鬼魅,阳光自然普照众生。各地因巫蛊之祸被牵连入狱的案件开始被翻案,刘彻也冷静下来,意识到太子刘据起兵造反有颇多不清不楚的地方。但是,事已至此,身为皇帝,他不能无缘无故推翻自己的决定。

正好,守卫刘邦祭庙的郎官田千秋递上奏疏,说梦到一位白发老翁,让他上书告诉皇帝:作儿子的擅自动用父亲的军队,最多挨顿鞭子;皇帝的儿子误杀了人,又能有什么罪呢?

这就好了,守卫高祖皇帝祭庙的郎官梦到的白发老翁那不就是高祖皇帝嘛,高祖皇帝显灵,借这个郎官的口来为太子翻案,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借驴下坡就对了嘛。于是,刘彻当即下令将江充满门抄斩,将与江充勾结的太监苏文烧死在横桥之上。曾在泉鸠里对太子行凶之人,最初被任命为北地太守,也被拉回来满门抄斩。然后特修一座思子宫,又在湖县建归来望思之台,以纪念太子刘据。

至于田千秋,当场被封为大鸿胪。次年六月,被拜为丞相。

田千秋应是战国时齐王田氏后裔,他一出场就是高帝庙郎官,在此之前经历过什么?不知道。

他的家庭背景如何?不知道。

他是如何把握机会上书的?不知道。

但他硬是靠着一纸奏疏,一步登天。就连匈奴单于得知消息之后,都不可置信地说你们汉朝选任丞相,原来不是非要用贤能之人,而是随便谁上书说几句话就行啊。搞得汉朝使者无言以对。

我不愿妄猜历史事件背后的秘密,但就这件事而言,我不得不怀疑这个田千秋是不是得到了刘彻的授意才上的这个奏疏。因为刘彻最终为太子翻案的理由是“高庙神灵使公教我”,也就是说是高皇帝刘邦托田千秋转告刘彻,要求他为太子翻案。

所以,在这个事情上,上书人的身份很重要,上书人的身份很重要,不是哪个阿猫阿狗随便上个书就能翻案的。田千秋作为高帝庙的郎官,身份很合适。另外上书的时机也很重要,壶关三老曾在太子被杀之前上了一封更加辞肯意切的奏疏,可并没有阻止刘彻的屠刀。现而今,巫蛊案相关人等全部被一扫而空,时机很合适。

而田千秋能就任丞相,也源于他的背景——他太卑微,不属于任何一派。对于刘彻而言,谁当丞相并不重要,他要的就是木偶而已;但丞相的背景才重要,他绝不容许再有世家大阀搅乱朝局。

这样的身份,这样的时机,这样的背景,一切都刚刚好。于是,不管是他自己的主意,还是刘彻的安排,田千秋适逢其会,成了巫蛊之祸的终结者和受益人。

但幸运的是,田千秋是个厚道人,也是个聪明人。这一年年初,他还未曾升任丞相,刘彻巡游泰山,祭拜天地,接见群臣时反省道:朕自即位以来,干了不少狂妄悖谬之事,让天下人都跟着愁苦万分,现在朕后悔莫及。自此之后,凡是伤害百姓、浪费财力之事一律废止。

时任大鸿胪的田千秋趁机上奏道:很多方士都向陛下谈论神仙之事,但事际没什么用,建议陛下将他们罢斥遣散为好。

他又抓对了时机。这一年刘彻已经68岁了,他已经意识自己拜了一辈子神仙,结果连神仙的面也没见着过。该白的头发一根也没少,该得的病一样也没拉,所以神仙之言纯属扯淡。于是,借着田千秋的谏言,将所有方士全部遣散。自此不再信奉神仙之说。

田千秋拜为丞相后,搜粟都尉桑弘羊上书:轮台以东有能灌溉的良田五千顷,可派遣士卒在此屯田;由张掖、酒泉派兵警戒,招募壮民来此开荒,并修建亭燧和城墙,逐渐向西延伸,辅助乌孙,震慑西域各国。

轮台在哪里?现在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西部、天山南麓、塔里木盆地北缘,简单说就是新疆腹地,距离长安三千多公里。

刘彻看完奏疏,沉吟良久,下诏道:前些时候,有人奏请要求增加赋税,每个百姓多缴三十钱,用以加强边防;现在又奏请派兵卒赴轮台屯田。轮台在车师国以西一千余里,上次开陵侯攻打车师,虽说迫使车师王归降,但因路途遥远、粮食缺乏,仅途中就死伤数千,何况再往西呢?

这些年连续用兵,战士们死伤枕藉,朕心悲伤。如今又要奏请轮台屯恳,这又是使天下人困扰劳苦之策,朕不忍听。当前急务,在于严禁官吏对民众苛刻暴虐,废止增加税赋的法令,使民众全力务农。同时恢复马政,不使国家军力削弱即可。

自此,刘彻不再派兵出征。并封田千秋为富民侯,以示要休养生息,增加财力。

本文作者:御轻舟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7909717655552524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卫青   李广利   匈奴   刘屈牦   蒙古   汉武帝   李广   平阳公主   莽通   卫子夫   渭河   酒泉   李陵   果敢   霍去病   一战   商丘   五原   大司马   刘髆   敦煌   征氏姐妹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